安徽快3

  0851-84842885
企业账务管理系统【 】【 】 协同办公系统【 】【 】 综合管理系统【 】【 】





微小说.证书
时间:2019-07-29 阅读:

    2015年暑假,我应聘了图书管理员的工作,在一家书店,一家全年处于亏本营业的书店。

    老板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,喜欢让我们叫他陈哥,说是我们,其实就只是我跟收银员两个员工。书店的位置处于城中心的黄金地段,沿街过去各类店铺应有尽有,附近的人流量在这座城市无疑数一数二。但开店不是纯靠人流量大就行的,现如今方便的电子阅读已经成了主流,还坚持着购买纸质书籍阅读的人越来越少,书店这行已经愈发的不景气了。

    在这种时候,选择将书店开在闹市中心的陈哥,在我眼里无疑是异类,因为每个月的收益是死活填不上租金那个窟窿的。不过陈哥似乎不在意这些,他每天要么呆在二楼房间里打游戏,要么下来看书,一到饭点准时点外卖,偶尔也会亲自在二楼开小灶,请我跟收银小姐姐来顿家常。

    因为确实没什么生意的缘故,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都会捧上一本书,然后坐在靠窗的位置翻读,陈哥看见了也不会说什么,反而有时会找本书跟我一样坐着打发时间,有这样的老板无疑是幸福的,更何况还是在暑假,闲得发霉。

    有天中午,我正在前台处理书单,店里来了个客人,是一个中年男人,年纪大概四十来岁,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,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,面容黝黑,衣服有些破损,看起来有些憨厚。

    男人没有去找书,只是拘谨地站在前台,我有些奇怪,问他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 “能在你这里贴张告示么?”男人有些谦卑。

    “什么告示?”问他。

    “寻人启事。”男人很老实地回答。

    “那你稍等下”我微微颔首,转身准备奔向二楼,思量着该向老板请示一番才合适。

    “贴吧。没照片么?”陈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,他看着只有文字没有照片的告示,皱了皱眉。

    “被抱走时还小,才几个月,没得照片。”男人娴熟地打开烟盒,递了根烟给陈哥,“别嫌弃。”

    陈哥很愉快地收下了,然后斜着眼扫了扫我——在场唯一的女性。那眼神传达出“吸烟重地,女生应该自觉回避”的狂妄姿态,这种不要脸的行径,让我想冲上去狠狠地提着他的领子大声质问“老板,你的绅士风度呢!”当然现实是不敢的。好奇心驱使下,自动屏蔽老板那一记构不成任何威胁的刀眼,仍然不动如山。

    可能是因为我在场,男人抽烟的手顿了顿,有些窘迫。我毫不在意地摆手笑了笑,转开话题道:“是被拐走了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,送养了。”

    我沉默了半响,即使脑子里已经自觉脑补出不少‘家庭困苦不得已送走孩子多年后为爱踏上寻女之路’的苦情老套戏码,然而接下来也得按照正确的聊天姿势接着问:“为什么”。

    男人有些羞愧,他说:“她当时已经有个姐姐了,那时候不是没有二胎政策嘛,我一怕罚款,二怕因为这个丢了工作,就只好送养了。”

    “这样啊。”尽管早已猜透剧情,为了表现自己忠实听众的身份,仍佯作好奇。

    “是啊,这些年我们真的很想她,但也不好去找,毕竟只要人家对她好,只要她过的好就行了,我们不想去打扰她。”

    “那你这次是?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有些疑惑,难道剧情有变?。

    “唉。”男人叹了口气,面容苦涩,“这次是因为她弟弟病了。”

    “病了?什么病?”

    “白血病,孩子大姐没匹配上,就只能来找她了,也正好一家人团聚。”男人抽了口烟,满脸愁容。

    陈哥把烟蒂扔在脚底碾了碾,随口问:“老哥,姑娘今年多大了啊?”

    “十八了。”

    “弟弟呢?”

    “十七。”

    “可怜。”陈哥叹了口气。

    “唉。”男人跟着也叹了口气,“可不是,年纪轻轻的娃儿,咋就得了这么个病呢,唉,不说了,我再去另外条街继续贴告示,小哥记得帮我留意下啊,我已经联系了媒体,下午估计还有个采访。”

    “还联系了媒体呢?”

    “是啊,现在社会上的好心人多,传播也快,估计很快就能找到了,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团聚,她弟弟也有救了。”中年男人很是憨厚地笑了笑,然后离开了这条街,看样子我们店是最后一家。

    我看着他离开,转身准备回店里,眼光余角却撇到陈哥走向了告示,然后,撕了!

    “陈哥,你这是干嘛?”背信弃义的小人行径啊,我在心里默默地鄙视。

    陈哥没有直接回答我,他把告示揉了揉随手扔进垃圾桶,随后问我:“小吴,你阅读量怎么样?”

    我犹豫了会,不太确实地说:“还...还行吧。”

    是的,不太确定,我算是见证网络小说兴起的那批人,当初眼光不挑剔,几乎所有有点名气的网络小说我都给读了一遍,不管文笔好不好,虽然糟粕很多,但单论阅读量的话,确实还行。

    “那你阅读理解不太行。”陈哥笑了笑,然后蹲在书店门口,“那哈皮给的烟还真难抽。”

    我还没从‘阅读理解和烟难抽’二者有何联系的苦苦思索中抽出来,陈哥再次开口了:“二女儿今年十八岁,儿子今年十七岁。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 我犹豫了会,“很能生。”

    “确实挺能生。”陈哥耸了耸肩,有些感慨,“两年生两个,真能生啊。”

    我有些讪讪,不知道怎么回这句话。

    陈哥见我没反应,有些奇怪地问,“你没发现问题吗?”

    我很老实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 陈哥一把捂住眼睛,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我当初怎么就招了你个憨货。”

    我欲言又止,心想这得问你自己啊。

    好在陈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很快恢复了正常,他眯着眼睛,说:“那人把二女儿送走后,也许愧疚过,也许伤心过,但还是马上去跟老婆生了下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 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所以,之前所说的什么违规啊,罚款啊之类的,都是借口。”

    我皱了皱眉,这是个人臆测。

    “重男轻女嘛,很多的,我经常见,只是像他这样不是儿子就干脆送人的,我还真没碰到过。”陈哥顿了顿,轻声说,“连收养女儿的人家住址都不知道,也没个联系方式,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不管不问了吧。还好下一个是儿子,不然说不准还得送个三女儿,四女儿……”

    我想说这只是你个人猜想,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 陈哥望向街道,声音有些飘忽:“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得了白血病,需要找匹配,他们估计已经记不起来这个女儿了吧。现在为了救儿子,他们想起了这个被抛弃的女儿,开始到处寻找,发动媒体,再贴传单寻人启事。”

    我沉默地听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,各种纷乱的信息在我脑海里交汇,然后分开,得不出结论。

    “你知道吗,有种消除痛苦的方法叫心理暗示,只要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对的,我没有错就可以了。那男做得很成功,他大概日日夜夜都在跟自己说着这样的话吧,我是爱她的,当初把她送人是出于无奈,是生活所迫,我真的很想她,我真的想要一家团聚。”陈哥拍了拍我肩膀,“他说了太多遍,于是自己也信了。”

    “对了小吴,十八岁大概读高几?”

    “高三。”

    “高三啊,那过几天是不是能填志愿了。”

    “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想过吧,当初那个小女孩现在已经十八岁了,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人际圈子,有着和同龄人没有区别的人生,有着自己喜欢的年轻男孩子,有着光明的前途。说不定她成绩还不错,可以考个重点大学。说不定她养父母根本就没告诉她自己是养女,她一直认为平日里叫唤的爸妈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。不过,很快这些就要变了,她马上就会发现现在的爹妈成了养父母,马上就会多出对亲生爹妈,还会多出一个姐姐一个弟弟,啊,说不准她还会成为自己弟弟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 意不意外?

    惊不惊喜?

    感不感动?”

    陈哥笑了起来,做出个夸张表情。“Surprise!”

    我一脸被雷劈了的怔然,心里被无法置信后的失落填满,如鲠在喉,如芒在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浑身气血翻涌,准备转身冲出街道撕下那些令人讽刺的寻人启事。

    陈哥看出我的意图,用手虚拦了拦说道“你能保证这样做是对的吗?”

    我依旧沉默,我不知道,无法保证,我只是单方面的想要避免这种事。

    “各人自扫庭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,多学学。”陈哥拿起旁边的瓶装水惬意地拧开瓶盖喝了一口,问我,“你知道想要开车上路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 “驾驶证。”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,但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。

   “做老师呢?”

    “教师资格证。”

    “做医生呢?”

    “医师资格证。”

    “是啊,好像做什么都要考证。”陈哥笑了笑,将手里剩下的半瓶水往垃圾桶一扔,说了句让我手脚冰凉的话。

    “做父母,是不需要考证的。”      (第八分公司文吴丹)




上一篇: 青岩古镇
下一篇: 无题赞歌
西藏快3下注 -专业计划 u9彩票-u9彩票官网 大发快3-安徽快3 大发快3-安徽快3 信博网登录 幸福彩票网-安徽快3 盛通彩票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-吉林快3走势图-福德网 尊十彩票-安徽快3 u9彩票-u9彩票官网 幸福彩票网 北京pk10彩票 金祥彩票——一个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 全发彩票 手机购彩_360彩票网